2010年8月31日 星期二

沒有了大埔,農規什麼?

昨天有農村規劃所的學生來訪談,我刻意問她對大埔事件的看法?有沒有參與?
她的回答大致還算及格,但是沒有以行動參與。

我很訝異現在的大學生、研究生可以如此漠視和自己職業相關的事務,
反倒是我們這些遠在天邊,和農業不太相干的人在關心和聲援,

大埔不是個案,那是有計畫,大面積地拿老百姓的土地換金錢的陽謀,
一個一個大埔事件串起來,就是要把台灣農業拔掉,
沒有農業,妳還農村規劃什麼?

她的老師,八成是成天吃國科會大餅的OO。

講了一個早上,發現她對台灣的歷史還真的是不瞭解,
但願她能從腳下開始,認識台灣這塊生養她的土地。

台灣的泛教育工作者(含政策擬定者),你們真是害了台灣啊!
廖國豪開槍殺人是錯的,但是他最後這句話卻是有些道理的。
他開槍殺的不只是翁奇楠,也包括了「台灣教育」

Posted via email from taiwanzin's postero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