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7月26日 星期一

城市/鄉鎮的性格塑造

前天去大洲國中演講,提到塑造鄉鎮特色可以從塑造鄉鎮性格下手,
一般人在思考鄉鎮特色時,總是以硬體來考量,
那是對有先天優勢的地方有利,如台南市
但是沒有條件的鄉鎮比比皆是,怎麼辦?
最快的方法就是改變性格,不必花大錢,不必等,我舉兩個例子:
潮洲鎮的公投民意調查:
潮洲鎮長洪明江在縣市議員、鄉鎮代表選舉時,順便做了一個公投,
他想知道潮洲鎮居民是否同意
1.普設自來水(可憐哦!我們旗山85年前就有了)
2.與共匪簽訂ECFA(慘哦!被出賣還要簽同意書)
結果驚動中國土匪黨,公投的行動有可能打翻土匪黨的黑箱,
一旦被看到華麗的後面破一個大洞,後果不堪設想。
故土匪極力反對,不惜要把洪鎮長抓起來法辦,
洪鎮長不為所動,結果89﹪的人反對簽ECFA,
可見中國土匪黨真的騙很大。
一時之間,潮洲鎮知名度突然大增,確定是全台灣最早發難的鄉鎮,
將來一定可以名留青史。
凱稻的歸宿:
中國土匪黨強徵民地,不從者,以怪手伺候,挖得農家的田地滿目瘡痍,
農民發起馬統府前抗議,並在凱達格蘭大道種了一片秧苗。
活動結束後,彰化溪州圳寮村和美濃各取一部份回去種,
新聞版面跟著來了,在關鍵時刻出手,歷史可以留名,
旗山(其實全台灣都是)是個自利、鄉愿的地方,
不會有人想到這點,都是明哲保身的想法。
當然在歷史的關鍵時刻,都是錯過的路人。
唉!中國土匪把台灣人教得既笨且乖,方便他們的統治,
任何台灣人想要知道真相,慢慢等吧!

旗山的機會:
原本要請拷秋勤來園區表演,後來因中國顧問公司而做罷,
拷秋勤曾經拿過國際大獎,並非等閒之輩。
數日前拷秋勤去香港表演,突然拿出黑色五星旗,
上了媒體的版面,勇氣膽量都令人佩服。
如果我們能請他們來表演,小J是我的學生,演出酬勞可以商量。
一定有機會創造一些議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