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2月21日 星期日

旗山第二屆提燈樂活動報名囉!

時間:2010年2月28日晚上6點30分報到(現場自已組合紙燈籠)
地點:旗山生活文化園區
報名費:50元/每人(報到時繳交即可,歡迎親子一起報名)
可以獲得燈籠一個、元宵一份、猜燈謎、摸彩的機會
名額:120名
報名方法:填寫下列表格,或親自到園區填表報名

今年的路線有兩條:走路時間約90分鐘
舊城小巷(和去年一樣鑽古老的巷弄),90名,平地路線
碑碑講古(今年新增加,鼓山公園看石碑聽導覽),30名,需爬山,限體能較佳者報名。
提燈樂的活動,除了提燈籠的樂趣之外,更重要的是可以認識旗山很寶貴的歷史。
活動過程可能會有點匆忙,有人會沒聽到,沒聽完全,沒完全領會......
所以在這裡先整理一番,供大家慢慢思考品味。
什麼歷史重要到非常認識不可呢?通常重要的事才會製碑,如里程碑,這些事情都是重大的民生議題。
旗山(台灣)從清朝統治數百年以來,問題很多,經濟、治安、族群、衛生、教育......等,老百姓痛苦不堪,卻又無可奈何,因為那是皇權的時代,政府永遠不必輪替。
經濟方面:旗山取水不易,只能種蕃薯,故有蕃薯寮的舊稱。加上清朝苛稅,老百姓生活更加不易。
治安方面:飢寒起盜心,經濟不好,也影響了治安。中國來台的羅漢腳(單身遊民)到處以同伴的屍體向店家威脅勒索,清朝官府無能解決,大家莫不頭痛不已。
族群方面:鴨母王朱一貴起義反清之後,與客藉杜君英爭王位內鬨,最後雙雙被清朝抓去北京砍頭,埋下閩客仇恨的因,閩客原住民時常椷鬥,死傷不斷。清朝也無力控制。
衛生方面:華人講究風水,有空地就蓋房子,方向凌亂,道路小又彎來彎去,沒有下水道排水,髒水四處流竄,蚊蟲滋生,也沒有乾淨的自來水(上水道),都是打水井提水,環境體亂加上沒有乾淨的水源,當然容易生病。
教育方面:人民教育水準不高,只有有錢人才能入私墊讀書識字。一般人只能幹活一輩子。
日本統治台灣之後,把台灣(旗山)當成內地看待,欲徹底解底所有的問題,故實施了一連串的措施:
經濟方面(車站、石拱迴廊、老街):建立糖廠、鐵道、車站,引進大量人力,使旗山經濟逐漸繁榮,兩次市街改正,把道路規劃成井字型,前後共蓋了兩條商業街:石拱迴廊、仿巴洛克老街。
治安方面(鼓山公園記碑、駐軍紀念碑):日本人強力掃蕩羅漢腳,把羅漢腳藏身的山區都翻遍了,經過十年終於消滅旗山的羅漢腳問題,但是也犧牲了三十三位軍警,為了紀念他們,在鼓山頂立了三十三士碑,1904年日本人把原本是亂葬崗的鼓山整理成公園,
族群方面(精忠護國碑、太平橋):為了讓閩客不再械鬥,日本人把雙方因械鬥而犧牲的英魂,一併在鼓山頂祭拜,1905年起每年定期請雙方的大老來招魂,在此立招魂碑一座。
衛生方面(表彰紀念碑、水圳):為了讓旗山可以灌溉可以取用乾淨的水源,在旗山西側,由北邊的大林到南邊的溪洲,挖了一條水圳,旗山開始可以種水稻,建立淨水池、淨水庫,可以供應旗山乾淨的用水,身體變健康,旗山也出了一位衛生署長陳建仁。
教育方面(旗山國小、鼓山國小):人力素質是一切建設的根本,學校教育是培養高素質人力的場所,日本人極重視教育,不像其他殖民強權,只壓榨不給知識,日本統治台灣第三年,1898年,旗山便有了第一所小學﹣旗山國小,百多年來,人才輩出,出過一位教育部長曾志朗教授,四位中研院院士(曾志朗、陳建仁、陳建德、張永昌)
提燈樂活動,不只是提燈而已,還可以知道旗山這麼重要的故事,知道前人面對重大問題如何化解它,這也是為什麼我要不辭辛勞大力推動這個活動的原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