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月25日 星期一

黑暗.寒冷.邪惡.工作存在嗎?


最近看了一段影片,引發一些思考:




如果我們把東西分的很細,就會出現各種形容詞,
如果只用一個量表,則只有輕重不一的狀態。
黑暗:是光不夠亮
寒冷:是熱量不夠
邪惡:是愛不夠(近日陳凱倫兒子事件可為代表)
幾年前和邱兄(台南歸仁)常說要騎單車去對方處,結果一直沒實踐,
昨天邱兄突然出現在園區,讓我驚訝不已。
我一直認為工作不過是生活的一部份,
根本就沒有存在工作這回事,
每天過生活,活得不好就變成工作。
不能離開工作的人,能樂在工作,也不錯。
邱兄能實踐騎單車來旗山的諾言,也是他騎最遠的一次,難能可貴。
重要的不是人走到了哪裡,而是心境能擴展到什麼程度。
走到天涯海角簡單,很爽,開啟心靈則難,但感覺更好。
共勉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