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11月12日 星期四

我在幹什麼?

自忖能力還不算太差,可以做的事很多,比如地方文化活動的深化,這是我有興
趣的,也是地方發展潛力的加值。
但是我每天在忙什麼呢?好像在忙一些基本的,政府該做的,本來就不必人民擔
心的事,
例如美國帶骨牛肉事件,這種人民健康的基本問題,政府只要做好把關,
老百姓根本不用擔心這種鳥事。

為了個人國籍的問題或者是利益輸送的問題,把人民的生命拿來開玩笑,
這種事只有根不在這裡的人才做得出來,
紮根在地的人,每天想的就是如何讓地方永續,怎會做出如此傷天害理的事呢?

看到政府為了防詐騙,出動員警到ATM站崗,女警則是穿細肩帶、熱褲在街頭
宣導,
我想這個政府真的是無O到把人民當白癡對待了。

我做的事,相較之下還算是有點正經的。(苦笑中)

(期望)吃喝台灣的人選出吃喝台灣的政府,
台灣已經沈淪到將近完全沒有辦法挽救的地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