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8月31日 星期一

怎是「怒氣沖天」能形容

今天終於能體會只會坐馬桶的「這個人」的兩種可能的心情,

1被罵到臭頭,很難受

2要罵隨你罵,死得又不是我家人,真爽



今晚旗山水災自救會在旗山國小請水利局來說明要如何疏濬,

結果中央來的人層級太低,大家氣得要命,有人拍桌大罵,

紛紛搶麥克風表示意見,情勢一度即將失控......



後來有人請縣長發表意見,

縣長講他從以前就請中央清河道,

「中央把砂石的價格抬高,六十五塊提高到一百三十九塊,沒人要買......」



中央如果是故意不賣砂石,或是想多撈一點,技術性地抬高價格就很可惡,

現在趕快想辦法還來得及。



我看禮堂外面的看板,數十次的招標都流標,沒有人要買砂石。



但是縣府是否也有可以施力的地方?

圓潭的台糖農地不是還有一個大洞還沒補,正好可以拿疏濬的砂石來填,

以後再慢慢釋出,也是可以啊!



或許台糖土地及河川的土石,都不是縣府可以管得到的。



政府若黑心用計屠殺百姓,這股怨氣,現在已經可以看得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