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6月8日 星期一

請問大師您對您所講的全部內容都有信心嗎?

週日去聽演講,以嚴長壽的知名度,和佛光山莊嚴的場地,根本無從挑戰大師的
演講。

「做自己和別人生命中的天使」是嚴總裁獨一不二的招牌,佩服得八體投地、無
話可說。

嚴總裁以高中畢業學歷,做到運通的總裁,一路走來就是「自己和別人生命中的
天使」的最佳寫照。

把每一件最小最卑微的事做好,不要去想能當到什麼職位,卻能一路高升......
(違反一般人的直覺)

總是替人設想,為人創造感動,不計個人代價,成就嚴總裁傳奇的一生。

循著嚴總裁的思路,發現其人格特質是如此美好,
但是在其(天使)領域之外,有些看法有待思考。
大師開示,我想大部份的人都全盤接受,不敢亂想、質疑。
如果這樣,那不但無助於自己,也不能讓演講者發現可能的盲點,進而提升、精
進。

我的判斷標準如下:
不以個人的價值觀衡量別人的價值觀,那會淪於主觀的批判,或各說各話。
故以演講者的價值觀來對照其所說、所做。

嚴總裁一直強調施政不能只看經濟數據,還有更重要的,如文化。
不能為了拼經濟而放棄一些堅持,如開放賭場(他提到新加坡)。
我不禁想問:嚴總裁一直如是說,但是在不同時期(不同場地),卻有不同的批
判態度(強度)。令人感到可惜。您的原則是可以(因人而異)伸縮的嗎?

開放陸客,您說聽到各界都準備好了,而身為觀光協會理事長的自己卻只能自言
自語般地說:「我們還沒準備好」。既然在其位,又那麼愛幫台灣行銷,卻不能
大力地出聲,什麼東西堵住了您的口?還有蘇花高。

政府花幾百億把畢業生塞回學校,免費送給企業,您覺得不妥,應該抽四分之一
的薪水給藝術家下鄉,藝術造村、養生觀光......我第一次感到您講得有點心
虛。這個領域可能還沒有天使幫助。

您說的藝術家下鄉,這點很可能失敗,錢燒光了,仍然沒救。為什麼?人民要的
是生活,藝術固然重要,從生活裡產生的藝術才能讓人感動啊!嚴總裁您一生所
做的,不都是在創造人際之間的關係嗎?是那麼地美好,您有創作過一件藝術品
嗎?生活的藝術重於真實的藝術品、藝術活動啊!生活好,文化藝術也會更好,
在非常時期,資源有限,不能亂花,只要讓大家維持生活即可,包括文化藝術。
投資偏某一項,可能大好,也可能換來滅亡。

大學畢業生太多,不從源頭控管,只是頭痛醫頭,腳痛醫腳,根本無法解決每年
不斷產生的大量人力。這件事不能立竿見影,但是拖了只會更嚴重,讓以後更難
收拾。
畢業生怎麼塞?您只暗示不該塞回學校,免費送給企業,卻提不出想法,可惜。
我的想法是應該讓他們下鄉,回到社區幫助弱勢,解決社區所有的大小事,包括
藝術、文化,而不只是文化藝術一項,設法拉近貧富的差距,這才是穩住社會最
重要的關鍵力量,也是我們社會最真實的問題。

大學生的競爭力怎麼提升?如何在當下的世界生存?您自己也說,現在全部的人
都可以讀大學,大家都可以當軍官,卻沒有兵......官只能做兵的工作,他們不
只面臨生計,還有心理壓力,那不就點出問題了嗎?從心出發,就從您所說的
「做自己和別人生命中的天使」開始,把這種想法深植於每一個大學生心中。台
灣還能不美嗎?會後兩位聽眾的問題我替您回答了,以後面對這類問題,不要再
隨便抓一個例子來搪塞了,您自己就是最好的答案啊!(人家問您大專畢業生的
出路問題,您回國小學生怎麼教,實在離題了,客氣地講是遠水救不了近火啦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