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4月21日 星期二

旗山車站VS旗山驛

阿財伯對旗山車站很有意見,火氣很大,
科長來電要我去滅火,只好提水去找他,
我瞭解阿財伯對車站原貌的堅持有其用意,
不過生米被(土毀)煮成熟飯,要恢復有其困難,
不如把土毀的證據保留,另立原始的車站指標牌,
旗尾﹣旗山﹣溪洲 鐵牌一面,不傷車站本體,更有古早味,
兩名並立,見證歷史,應該是不錯的方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