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1月9日 星期五

搬文章:「旗山的」生活文化園區

回來吧!
  幾年前,在工作中差一點把命拼掉了,回神當時竟有一點得意(來抓我啊!你抓不到!抓不到!)但若小命真被收回去,以後就不用玩了,故還是乖乖聽醫師指示,飲食變清淡,情況才稍為改善,只是仍然在舊環境中繼續耗損......。因為改變飲食的關係,身體裡隱約感到前所未有的清淨。後來有點放鬆,毛病又回來了,幸好經過一位明師的指引,才堅定吃素為主的飲食。身體的諸多毛病,竟然不藥而癒,頭腦開始變得清明,不再昏昏沈沈。但是生活作習仍然沒有改變,去年,在四人小組固定聚會的隔天(每次都討論到半夜),重要成員陳老師突然走了。這一記打擊,好像老天爺在對我說:「下一個」,什麼人生的意義、大道理......突然都不重要了。回想人生匆匆四十,有如踢完上半場的足球,盲目拼了四十分鐘,沒有章法,毫無建樹,體力卻已經不行,下半場若依然滿場飛,可能五分鐘就被抬下場......。被迫改變戰法總比被抬下場好,感受到慢活的必要性。
  學校決定要遷走時,曾跟小董建議過學校留下來的方法,但已無法改變高層的看法,於是決定聘期做完後走人,慢慢準備實踐自己心中慢活的夢想,幸好這個想法也獲得內人的支持。
  去年約定好今年接園區的工作,所寫的計畫「香蕉的一生」剛好也順利獲得通過(局長說在文建會還滿受肯定的,應該是局長報告的好),今年很自然的就脫離教職,沒有一點痛苦或惋惜,我相信自己的感覺﹣﹣是應該走自己的路的時候了。好像根性堅強的和尚,廟跑了,乾脆自己搭一間草寮。
  走在前景不明的路上(前面甚至沒有路了),我看到了什麼?怎麼會決定走這條路?既然這是一種感覺,不是眼睛看得到的,就很難說個清楚。

既能捨,就不必得的簡單生活
  有形的有價,無形的無價。心裡找不到的東西,在現實世界永遠也找不到,我常想要心中寧靜的感覺卻不可得。看過「無所有」這本書,覺得自己擁有太多雜物、雜念。於是開始清理、修理家裡的東西,不要沙發,不要電視,不要......,把時間留給自己和家人。有機會接觸洪雅書房的「自然農法」課程之後,被「我的幸福農莊」作者黎醫師夫婦自己耕作的精神所感動,我們拼命地做,不就是希望下一代健康長大嗎?但是我們的所作所為,卻不是這樣。看過日本人塩見直紀的「半農半x」一書後,又被他「順從自然,實踐天賦」的觀念所撼動,而且他目前的工作(x)與生活環境我相近,年紀與我相仿,但他三十三歲就離開職場追求夢想,我四十歲才離職,實在是太晚了,我現在若不行,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行?家人在一起的時間更珍貴,工作只要夠維持生活就好(希望創造理想中「事少、離家近」的工作,錢多少就不是那麼重要了),切割掉一塊工作的時間並調整作習,不去想能獲得什麼,心情真正寧靜下來,思慮也更為清澈。
  園區的工程目前仍在進行中,預計十一月可以完成,活動也將陸續展開,現在,我試著將我的生活感受、思考模式帶入園區的經營。因工作甚多,茲舉其二與大家分享:

園區的生存(傳承)策略﹣成為社區重要的一部份
  園區要傳承,這是大家的共識,但是要自力更生,卻是一個超大的課題,目前為止,台灣尚未有任何地方文化館做得到,故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。多少精英想破頭,做過諸多努力,卻不成功,我們如果能做到,那簡直是太神奇了。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,要想辦法讓園區(有理由)延續下去,實在讓人傷腦筋。我的策略是先建立它「不可或缺」的角色,再來談自立更生。
  首先要避免成為「蚊子館」,園區目前的情況看來不會,前任總監賴老師及商圈工作團隊已經建立雛型,也打出口碑,我只要試著加些柴火,應該就可以讓它越來越旺。
  園區可藉由「幫助社區的角色」而成為「社區重要的一部份」,幫社區拼經濟是最直接的,若能有成效,則社區對園區的角色自然能肯定,但是園區本身都有困難,如何幫社區?「做不好,不如直接把錢分給店家還比較快」有教授曾這樣說。園區工作的一部份是社區營造,所以錢要花在有助社區形象、氣氛的營造上。
  走在旗山街上,不管是參觀老街還是消費,都會遇到令人頭痛的交通問題,大家都拼命把車子往裡面開,開過去還不打緊,有人停在路中央就跑進去店裡面買東西了,造成交通阻塞、空氣污染,使遊客參觀、消費的興致都大減。目前要解決這個問題的方式,大致都朝向封街,但是卻引起店家極度的不滿,所以只有引導車流不要進來(有待公部門努力與民眾的配合),或者攤販搬到別處才有可能。
  園區的計畫是引導部份遊客到園區附近停車,進到園區參觀導覽路線後,借用園區單車(向店家募集)供遊客依導覽路線參觀消費,延長遊客停留旗山的時間,稍解老街交通之苦,車上標識、導覽手冊可宣傳店家,提升旗山休閒生活之形象。日前邀請一位知名的鐵馬勇士Deray來園區試住,由於Deray在其網站上大力推銷旗山美食,造成不小的轟動,一些遊客就衝著Deray的宣傳專程來旗山一趟。豆花大王許枝茂先生並主動響應單車募集活動,且陸續有店家表示支持,活動受肯定,在此感謝。
  免費單車借用活動將有助旗山建立健康、友善的形象,還有其他的服務方式,如免費住宿等,因篇幅有限,請洽園區瞭解。

園區的發展策略﹣香蕉的一生:善良、無私與傳承
  除了拼經濟,園區另一方面要建立內容產業,一個地方的文化,通常是透過優質內容的累積,並內化到民眾的觀念與行為中。我希望將來旗山的代名詞不只是香蕉,而是提升到精神層次。所以將籌拍一部紀錄短片,希望表現香蕉的精神。
  好的影片的前提通常是表現善良,香蕉成熟後讓人們享用,這是無私,為了讓樹下的小香蕉樹長大,又必須犧牲自己被砍除,這是傳承。雖然純屬想像,不過我相信我們生活中應該可以找到這樣的人物,做為我們的榜樣。例如無米樂,劇中崑濱伯樂天知命的精神就令人敬佩,我需要一位旗山的崑濱伯。
  園區亦將播放一系列與此主題相關的影片,請大家一起來關心社區發展、生態永續的議題,提出您的看法。

園區還有什麼?
  一間幸福館,專賣旗山紀念品、工藝品。
  一間旗山故事館,裡面擺設旗山景點、模型路線地圖、美食產業導覽。
  一間同學會館,使用復古的教室、課桌椅、課本,供老校友舉辦同學會之用。
  陸續籌備中,其他還有各細項工作,也會同步進行。

陳老師的遺憾
  台灣到處都有充滿熱忱,歡喜做,甘願受的人,但是也有不少愛潑人冷水的人。以前威權時代,老大只有一個,沒人敢潑冷水,大家多有寬容心;現在民主自由功利的社會,人人都是大老,超難伺候,一看不順眼,就會「沒完沒了」,造成「人人自顧家中閒,莫管別人門外香蕉皮」的心態。李安固然有才華,但是也需要願意包容、等待機會的李太太才行。
  冠佑老師(嘉義人)曾私下小小地抱怨過,他無悔參與旗山的文化工作,可惜教過那麼多的學生後來成家立業,看到老師如此辛苦,卻沒有人願意出力幫助自己的家鄉......。文化工作成效不易見,也沒錢賺,沒有人參與是正常的,但以冠佑老師的影響力竟尚不足以使後輩跟進,吾等真是焦慮與憂心啊!
  旗山需要有各種李安來為它貢獻智慧與時間,假如您還沒想到如何幫助自己的社區,建議您晚上省下一點看電視的時間(註)來園區走走,與我們談談,期待您的參與。

註:從幼稚園到高中畢業,若每天看電視一小時,總共花了5475小時;但是讀一個高中卻只要4752小時。(你讀書有看電視那麼認真嗎?)